冯仑:李嘉诚们的身影

  • A+
所属分类:金洋科技

李嘉诚退休了。虽然这是一个意料之中的决定,人们仍然向他投射了关注和敬仰的目光。我留意到,关注他的人们,不光看到了他健康、充满未来的人生,还看到了他身后的影子。一个伟大的人,一个成功的人,一个在社会上有影响力的人,总会有一条影子。这个影子,是身体在光的作用下投射出来的影像,也是自己眼中的自己,以及别人观察、判断和想象中的形象。

大家对李先生的这条影子总有很多看法。举例来说,李先生是卖塑料花起家的,但房地产却是他特别重要的一个生意。之所以说是生意,是因为在过去几年中遇到一些争议话题的时候,李先生总是强调自己是一个商人,是个生意人,既不高尚也不低下,既承担不了不能承担的政治和道德重任,也不拒绝做社会公益和对得起自己良心的事情。所做的一切生意都是低买高卖,公平交易,两厢情愿,互相感恩,互相都对得起。这是李先生最强调的生意观念。(点击回顾音频节目《李嘉诚是如何当香港地产带头大哥的?》)

这个观念在房地产生意中表现得非常鲜明。李先生的房地产生意在中国涉及的地方非常多,但在李先生退休的时候,大家回过头来把他在内地做的房地产和万科等房地产公司的产品相比较,总觉得似乎欠缺点什么,感觉李先生的房产项目没有特别著名的品牌,也没有几个为人称道的产品,更没有被人惊羡的传世之作,只是一栋栋的房子而已。甚至在有些地方,拿地的时候承诺了很多很好的规划和大型项目,后来因为商业的原因,一个个美丽的气球变成了一个一个小蛋糕,被当做纯粹的生意一块块切碎后卖掉,变成再普通不过、甚至挺 low 的产品(房子)。

凤凰平台图片:冯仑:李嘉诚们的身影

▲《让子弹飞》| 都是生意嘛

我们曾经跟李先生旗下的公司讨论过一些项目,在讨论当中有这样的感觉,他们公司的文化就是把房地产和其他项目都看作纯粹的生意,只关心利润,不在生意中掺杂情感和价值观。这样的结果就是李先生很有钱,但产品让大家很难恭维。

后来,在中国经济快速成长的时候,我经常观察香港房地产和内地房地产的区别,特别是看到李先生的房地产时,就会联想到一些传说,这些传说的大概意思是李先生的房产实际上有两个 70% ,即拿地是市场价格的七折,测算销售的房价也是市场价格的七折,这样七七四十九,比市场成本低 50%,相当于上了 50% 的保险,也就是说如果市场特别不好,还可以打对折把它甩掉。

这是一个生意经,也是活下来的一个本事。未算胜先算败,用低成本来保证自己的安全。这是一个成功的竞争策略,但这个方法往往容易忽视产品本身的品质和其他更长远的追求,只是透露出生意的精明。

凤凰平台图片:冯仑:李嘉诚们的身影

▲《墨攻》| 精明的生意未算胜先算败

香港另外一个著名地产商的生意经正好跟李先生相反,就是在最贵的地方做品质最好的物业,租给最有钱的人。这是不算输只算胜(算收入),因为他坚信「最好的永远是短缺的」,于是为了更高更稳定的收入必须做出最好的品质。结果这个公司以精品和优质服务著称。

还有一个传说,李先生在房地产开发当中实际上更多的是金融性投资。以前香港的资金成本非常低,通常只有 1% 或 2% ,用这种低成本资金在内地买地,而内地的土地价格每年都会增长 10%,甚至 15%,所以不用着急开发,可以坐等土地增值。港币有一段时间也升值,在汇率上跟人民币一样,后来人民币升值,里外都有赚,加上股票也会涨,于是囤地养地成为李先生旗下房地产公司的一个特色。有些项目放了十年也没做,最后以超过当时拿地价的十倍价钱卖掉。

从生意角度看,这一策略很高明,也很成功,但结果是李先生很有钱,却举不出几个被人称道的项目,甚至比不上内地的一些本土地产商。这些地产公司总会有一两个足以让自己骄傲的产品,李先生的地产公司却没有在市场上留下类似的产品,这或许是一个遗憾。

凤凰平台图片:冯仑:李嘉诚们的身影

▲《私人订制》|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生意固然很重要,但百分之百地把任何一件事情都当生意来做,似乎缺少了一点味道。我最近正好看到一本书,是一个美国研究者写的,专门研究东亚、东南亚的华人企业家,特别是李先生这一代企业家在经济成长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这一代企业家的特点。

这个研究者做出的判断是,东南亚华人企业家成功的根本原因有两个方面,第一是在跟权力打交道的时候,他们很谨慎,同时也很周到,恰到好处地和权力互动,于是成为一个超级的寻租者。

第二是他们遵循中国的传统道德观念,中国人对好人的期待和要求,他们都很好地做到了。正像我以前在文章里写的,李先生会真心关怀周围的每一个人,认真对待身边的每一个工作人员、朋友、合作伙伴,尽心、周到、尊重他人,在建立自我的过程中追求无我的品质。

凤凰平台图片:冯仑:李嘉诚们的身影

▲《罗曼蒂克消亡史》| 建立自我、追求无我

这个研究者的发现和我在李先生的影子当中关于房地产这一部分的感受有某种偶合。我觉得这个研究很有道理,它让我想起曾经遇到过的一件小事。香港的另外一个大家族在北京有一个办公室,我一个朋友在那里做事。有一次,我去看他,发现墙上有一些照片,上面有很多人,我说这是什么?他说这是他们支持的中组部的一个培训项目,在美国哈佛、斯坦福做高级公务人员的培训。

当时有一个很忌讳的词叫「以商养政」,我忽然觉得这些香港财团做事情非常的准确,而且很有针对性,效果也一定会很好。他们跟中组部合作,来培训我们的一些领导干部。在国外的培训当中,他们会给予一些资助,凭借这种精明和周全,不动声色地建立起超级的政商关系。

这恰好印证了那位美国研究者得出的结论。事实上包括李先生在内的这些老一代华人企业家之所以取得成功,与这些密切相关。中国式好人加上契合度非常高的政商互动,创造了他们的事业王国和家族繁荣。

凤凰平台图片:冯仑:李嘉诚们的身影

▲《纸牌屋》| 政商互动,从来有大学问

与这些华人企业家不同,日本企业家有另外一种精神特质。我刚开始创业的时候,认识了一位叫命尾的日本老先生,当时他 60 多岁,他的企业,开始我没听清楚名字,后来知道是一家做粉末的公司,初期我以为就是做化工原料的,到日本去他的公司观察,才发现原来是一个做筛子的企业。他家三代人都在做筛子,理想是做全世界眼最小的筛子。

他家的工厂不大,但是非常整洁,像一个筛子博物馆,走进去可以看清人类做筛子的整个历史。人类的技术一代代演进,把筛子的眼越做越小。我当时很震撼,就问命尾,三代人坚持只做筛子,而且要把眼做得一代比一代小,是不是很赚钱?他说已经很久不赚钱了。

当时我们在做房地产,就问他为什么不去做房地产?他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有自己的企业,还有家族的工作要去做。他也没有用「使命」这样的大词,只是说:「这是我的工作,我就是要一直把它做下去。」

凤凰平台图片:冯仑:李嘉诚们的身影

▲《寿司之神》| 把寻常之事做到极致也可能被「封神」

后来我听说复印机大行其道的时候,他们家的企业好了一段时间,因为复印机里边的滚子要用网过滤油墨,这个东西全世界都只能用他们家的,因为他们的筛子眼最小。好了一段时间以后,听说又不太好了,因为复印机现在也改变了,不是原来施乐那样的老式复印机了。

这给我一个特别的印象,就是执着。后来再见到命尾先生时,他已经 80 多岁了,仍然每天去公司,去工厂,兢兢业业地研究他的筛子。这样一种我们现在叫作「工匠精神」的品质,是日本企业家身上非常独特的精神,不仅仅是命尾,在很多日本企业家身上都能看到。

当然,一些日本企业家身上也有类似于前面讲到的东南亚华人企业家的特点,比如少数大的综合商社、财团,他们和政治人物之间也有像电影《金环蚀》中讲到的那种互相寻租和利益输送,但是在很多中小企业中,我们看到的却是一个个具有工匠精神的企业家。

凤凰平台图片:冯仑:李嘉诚们的身影

▲《百鸟朝凤》| 择一事,终一生

如今全世界最强大的企业仍然是美国居多。美国的企业家又有不同的特质。比如小扎(扎克伯格),有一部描述他在学校和创业初期生活的电影,展示的是年轻人的不确定性和一些小把戏以及很好玩的事情,但当他的企业发展上市,他娶妻生子之后,他所想的都是人类命运的一些终极问题,于是他捐了很多钱来做教育。因此他们变得很强大。

李先生也做教育,但他的做法是中国传统的回报乡里,所以他办了汕头大学。当然他还支持其它的一些教育,只是最重要的是办汕头大学,前前后后在家乡汕头捐了一百多亿。可是像小扎、比尔盖茨这些企业家想的是全球人类的命运。人类这两个字非常重要,比尔盖茨在退休的这十多年中,专注于人类命运的一些问题上,在全球做公益慈善,而且非常用心地研究做公益和慈善的方法。

有一次,他来北京,我和两位企业家跟他吃饭,他谈到要在中国用资助研究种子和疫苗的方法来做公益,而且做了疫苗以后,是拿到非洲去治一种病。这里边透露着一种什么样的方法呢?就是做公益要讲科学,而且要讲效率,有人患病,你去治病,这是一种办法,但最好的做法是把这一类病彻底消除,那就研发疫苗。同样,提高粮食和其他作物的产量和品质,最好的办法是在种子上进行改良,这样才能彻底解决问题。

凤凰平台图片:冯仑:李嘉诚们的身影

▲《 POI 》| 有大视野,赢未来

所以,我们看到美国的这些企业家关注的是人类命运的终极问题,同时又非常讲究现代公益的效率,这与亚洲的一些华人传统企业家不同。不过中国经历了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发展,本土的企业家也已经快两代了,最近这些年,企业家的精神和行为方式,与之前的亚洲固有的华人传统企业家已经有些不同,展现出更大的视野和面向未来的一种新的精神。

最近有件事情,虽然很小,但让我非常感动。有一家特别大的国企要混改,混改过程当中需要找一家好的民营企业来参股。当然也承诺给一些条件,他们的资源和优势也可以分享。于是他们找到我,让我跟一家特别著名的民营企业联系,这家民营企业是特别著名的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中国品牌。联系以后,话还没有说完,对方就说这事听明白了,只是这事我们不做。

我说:「为什么不做,这不是挺好的事吗?」他说:「我们的原则是只要是占便宜的事都不做,因为追求占便宜只是短期的利益,但会影响到我们对战略方向的追求和坚持。这样一来,我们就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商人,什么有利做什么,而忘了最初的目标。相反,只要是科技前沿、跟我们这个行业有关的最先进的科技和决定未来方向的一些企业、技术和商业模式,哪怕不赚钱,我们都会投。四五年前,有一家企业要卖给我们,400 万美元,这家公司的技术非常好,虽然当时对我们没有什么用,但公司最后决定不是 400 万,而是加 50 万把它买了,放在那儿,没想到最近几年这个技术用上了,每年能给我们带来好几亿美金的利润。」

凤凰平台图片:冯仑:李嘉诚们的身影

▲《教父》| 谋全局者,不谋一域

我听了以后非常感动,因为我看到了一个企业在坚持它的使命和价值观,而且顽强地聚焦在使命和价值观上,不为眼前利益所引诱。「占便宜的事不做」就是要聚焦和自己的使命、价值观与目标相同的技术、研发和产品,这种企业家精神才是可以和美国企业抗衡、竞争的真正的现代企业家精神,即真正由使命、价值观引导的创新精神(不是短期逐利的商人的精明)。

这个故事表明在中国大陆越来越多地生长出一种现代企业家的坚持,一种迥异于过往的企业家精神,这是非常令人高兴的。只有新一代企业家大量涌现和成长,并且在全球竞争格局下具备面向未来的大视野,坚持价值观与使命,中国经济才能够真正强大起来,中华民族的复兴才能踏在坚实的土地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