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阿里板还是腾讯板,都是年轻独角兽们的跳板

  • A+
所属分类:金洋科技

与前辈们筚路蓝缕的“小米加步枪式”的创业相比,80后90后的创业因为有了网络的根基和资本的助推,更容易在极短时间内成长为一个个独角兽。

如日中天的网约车和共享单车就是鲜明的例子。

凤凰平台图片:无论是阿里板还是腾讯板,都是年轻独角兽们的跳板

年轻的创始人,更年轻的独角兽

82年出生的胡玮炜是摩拜单车的创始人,83年出生的程维是滴滴出行的创始人,91年出生的戴威是ofo的创始人。

胡玮炜是在2015年1月创办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的,彼时只有33岁;程维是在2012年6月从支付宝离职后创立小桔科技的,当时只有29岁;戴威是在2014年与4名合伙人创立ofo共享单车的,当时还在北大读书的他只有23岁。

如今,3周岁的摩拜刚刚以37亿美元的总价出售给了美团;4周岁的ofo则在上月初又进行了8.66亿美元的E2-1轮融资,由阿里巴巴领投,灏峰集团、天合资本、蚂蚁金服与君理资本共同跟投;5岁多的滴滴出行最新估值高达576亿美元,其估值相当于7个具有三百多年历史的同仁堂。

僧抬僧,抬出了一个又一个的高僧;钱捧钱,捧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独角兽。

网约车和共享单车,无非是旧时不得志的“分时租赁”的商业模式,如今乌鸡变凤凰,估值几百亿几千亿人民币,难道只是因为贴上了“共享经济”的标签吗?

显然不是。

“分时租赁”或者说“共享经济”的起飞,主要是因为智能手机、移动互联网以及第三方支付的普及。

终端、网络和支付工具一起把重资产变轻,把做不大的事做大,把本来很高的成本降下来,把推广的重重障碍轻轻推倒,把结算变得轻而易举,而这一切无非是经济学上所讲的“降低交易成本”,交易成本降低了,本来做不成的生意做成了,本来做不大的生意做大了,本来不赚钱的生意赚钱了,所以传统经济模式下注定做不大的“分时租赁”到了移动互联时代就具备了起飞的条件。

资本推一把,再推一把,“共享经济”起飞了。

凤凰平台图片:无论是阿里板还是腾讯板,都是年轻独角兽们的跳板

滴滴出行自2012年成立以来,已经经过了9轮融资,拿到的融资金额总额接近200亿美元。

  • 天使轮融资:滴滴成立于2012年,最早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天使轮融资。阿里巴巴前高管王刚是其中的天使投资人,投资滴滴也让他获得了数千倍收益。
  • A轮融资:2012年11月,滴滴获得金沙江创投A轮融资300万美元,这可能是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最引以为傲的一笔投资。
  • B轮融资:2013年4月,滴滴完成B轮融资,腾讯投资1500万美元。
  • C轮融资:2014年1月,滴滴完成C轮1亿美金融资,中信产业基金、腾讯以及其他机构分别投资6000万美元、3000万美元、1000万美元。
  • D轮融资:2014年12月,滴滴完成D轮7亿美元融资,由淡马锡、DST、腾讯主导投资。值得注意的是,在完成D轮融资仅仅两个多月后,滴滴和快的(阿里系)进行合并。
  • E轮融资:2015年7月,滴滴完成30亿美元融资,投资方为中国平安、阿里资本、腾讯、淡马锡、中投公司等。
  • F轮融资:2016年6月,滴滴宣布,已经完成了新一轮45亿美元的股权融资,新的投资方包括苹果、中国人寿及蚂蚁金服等。腾讯、阿里巴巴、招商银行及软银等现有投资人也都参与了本轮融资。本轮除股权投资外,招商银行还为滴滴牵头安排达25亿美元的银团贷款,中国人寿对滴滴进行了20亿人民币(约3亿美元)的长期债权投资。这也意味着,滴滴本轮融资的实际总额高达73亿美元。
  • G轮融资:2017年4月28日,滴滴宣布完成新一轮超过55亿美元融资以支持其全球化战略的推进和前沿技术领域的投资。此轮融资后滴滴估值超过500亿美元。但滴滴方面未透露投资方。
  • H轮融资:2017年12月21日,滴滴宣布完成新一轮超40亿美元股权融资,以进一步加大对AI交通技术的投入,加速推进国际化以及包括新能源汽车服务在内的创新业务。滴滴此轮投资方包括交通银行、招商银行、软银、银湖资本等。其中只有银湖资本属于新进入,其他三家都曾投资过滴滴。招商银行此前曾向滴滴投资两亿,其信用卡接入滴滴出行海外版本。

凤凰平台图片:无论是阿里板还是腾讯板,都是年轻独角兽们的跳板

摩拜成立的时间更短,但是融资的频次更多更快,短短3年间,融资高达11次之多。

  • 天使轮融资:2015年3月1日,摩拜获得天使轮融资146万人民币。
  • A轮融资:2015年10月30日,摩拜获得A轮融资300万美元,由愉悦资本投资。
  • B轮融资:2016年8月19日,摩拜获得由熊猫资本、愉悦资本等机构的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
  • B+轮融资:2016年8月30日,摩拜完成由祥峰资本领投,熊猫资本、创新工场跟投的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
  • C轮融资:2016年9月30日,摩拜获得C轮融资1亿美金,投资方为红杉资本中国和高瓴资本。
  • C+轮融资:2016年10月13日,摩拜完成5500万美元的C+轮融资。投资方包括高瓴、华平投资集团,腾讯、红杉中国、启明创投、贝塔斯曼、愉悦、熊猫、祥峰和创新工场等多家国内外风险投资机构跟投。美团点评CEO王兴以个人名义投资了摩拜。
  • D轮融资:2017年1月4日,摩拜获得2.15亿美元D轮融资,约合人民币15亿元。腾讯、华平投资领投本轮,新引入的战略和财务投资者包括携程、华住、TPG等,红杉、高瓴等现有股东均跟投本轮融资。
  • 战略投资:2017年1月23日,富士康成为摩拜的战略投资者,并和摩拜达成行业独家战略合作。
  • D+轮投资:2017年2月20日,摩拜宣布获得D+轮融资,领投方为新加坡投资公司淡马锡(Temasek),高瓴资本跟投。
  • E轮:2017年6月16日,摩拜宣布完成超过6亿美元新一轮融资,本轮融资由腾讯领投,新引入的战略和财务投资者包括交银国际、工银国际、Farallon Capital等重磅投资人;TPG、红杉中国、高瓴资本等多家现有股东继续增持跟投本轮。华兴资本在本轮融资中继续提供独家财务顾问服务。
  • 战略投资:2018年1月25日,摩拜宣布获得10亿美金的战略投资,但没透露投资方。
  • 被美团收购:2018年4月4日,王兴正式宣布美团全资收购摩拜。据透露,美团是以股权加现金承接债务方式收购摩拜的,其中,换股11亿美元(摩拜股东获得美团点评股票),现金16亿美元,承接债务10亿美元。

凤凰平台图片:无论是阿里板还是腾讯板,都是年轻独角兽们的跳板

ofo咬紧摩拜,三年时间里同样进行了高频次的11轮融资。

  • 天使轮融资:2015年3月,完成天使轮融资,融资金额达数百万人民币,投资方为唯猎资本。
  • Pre-A轮融资:2015年10月,完成Pre-A轮融资,融资金额达900万人民币,投资方为唯猎资本和东方弘道。
  • A轮融资:2016年2月1日,完成A轮融资,融资金额达1500万人民币,此轮融资由金沙江创投领投,东方弘道跟投。
  • A+轮融资:2016年4月2日,完成A+轮融资,融资金额达1000万人民币,投资方为真格基金和天使投资人王刚。
  • B轮融资:2016年9月2日,完成B轮融资,融资金额达数千万美元,此轮融资由经纬中国领投、金沙江创投、唯猎资本跟投。
  • C1轮融资:2016年9月26日,完成C1轮融资,融资金额达数千万美元,投资方为滴滴出行。
  • C2轮融资:2016年10月10日,完成C2轮融资,融资金额达1.3亿美元,此次融资由美国对冲基金Coatue(曾参与滴滴出行的融资)、顺为(小米)、中信产业基金领投(曾投资滴滴出行、饿了么),元璟资本、著名风险投资家YuriMilner以及ofo的早期投资方经纬中国、金沙江创投等早期投资机构继续跟投。
  • D轮融资:2017年3月1日,完成D轮融资,融资金额达4.5亿美元,投资方为唯猎资本和东方弘道。
  • D+轮融资:2017年4月22日,完成D+轮融资,融资金额达数亿元(具体金额不知),投资方为蚂蚁金服。
  • E轮融资:2017年7月,完成了E轮融资,融资金额超7亿美元,此次融资由阿里巴巴、弘毅投资和中信产业基金联合领投,滴滴出行和DST跟投。
  • E2-1轮融资:2018年3月13日,完成了E2-1轮融资,融资金额高达8.66亿美元,此轮融资由阿里巴巴领投,灏峰集团、天合资本、蚂蚁金服与君理资本共同跟投,采取股权与债权并行的融资方式(包括把所有自行车抵押给阿里巴巴而换取的17.66亿融资)。

凤凰平台图片:无论是阿里板还是腾讯板,都是年轻独角兽们的跳板

无论是阿里板还是腾讯板,都是独角兽前进路上的跳板

创业黑马董事长牛文文对美团全资收购摩拜事件发了一条点评微博:“就在独角兽IPO大门打开的前夕,出行和O2O领域的三家独角兽企业却没能跑到最后。这就向满腔热情的大A监管者及参与者,逼真展现了一把互联网竞争的残酷性,以及独角兽成长的艰难处境。在阿里腾讯两极世界里,百亿美元估值的公司,最终也难免被站队被收购;同时,AT两强本身也就变成了堪与A股美股并列的创业公司退出地。美股港股A股之外,创业公司多了一个选择:上阿里板,或者腾讯板。

但我与牛文文略带悲观的观点不尽相同,我认为无论是阿里板还是腾讯板,都是独角兽前进路上的跳板。

正如在被美团收购之后,摩拜创始人胡玮炜在朋友圈发文所称的那样:“大家都更喜欢戏剧性,然而我更愿意积极看待一切。谢谢所有人把我们捧到改变世界的高度,也谢谢大家对摩拜的重新审视。并不存在所谓的出局,在我看来一切是新的开始。很多人都把摩拜单车看成是出行工具,实际上我一直说它是美好的生活方式,回归到简单,本质,健康绿色,不过分追求物质。live better也是美团的愿景,这一点上我们有巨大想象空间的。”

如果成为独角兽是为了更好地输出自己的价值观,输出美好的生活方式,输出更多的正能量,为什么不能接受资本的助力,“两兽合一”,获得更好的效果?如果美团可以帮助摩拜将共享单车的事业继续做大做强,进而和美团的外卖形成“范围经济”的竞争优势,为什么是一件残酷的事情呢?从“小我”上来说,可能确实残酷,但从“大我”上来说,未必不是美好的。

凤凰平台图片:无论是阿里板还是腾讯板,都是年轻独角兽们的跳板

| 出行领域两大阵营 腾讯美团摩拜VS阿里滴滴ofo

资本本身既不姓腾,也不姓阿,它只姓资,它只是那些持续输出正反馈的商业模式的助力和奖赏而已。

牛文文讲,在阿里腾讯两极世界里,百亿美元估值的公司,最终也难免被站队被收购。事实并不是如牛总所感慨的那样。

确实,我们看到了网约车和共享单车们,要么被阿里收编,要么被腾讯纳入麾下,那些无缘和阿里与腾讯发生关系的网约车和共享单车们要么被淘汰,要么正在被边缘化。

商场如战场,利润越丰厚的地方,战争越残酷,正如一战中的“凡尔登绞肉机”,谁的子弹比对方多,谁就能笑到最后。当你需要更多的子弹才能持续经营,才有可能迎来崭新的明天,为什么要拒绝弹药援助?

凤凰平台图片:无论是阿里板还是腾讯板,都是年轻独角兽们的跳板

滴滴的蛋糕太诱人,美团的外卖不够吃

我们回过头来再看出行领域的“凡尔登之战”。

2017年2月,美团点评在南京试点进入网约车市场,2018年3月24日,美团打车正式登陆上海市场,向司机打出“0 抽成、每天600元保底”的丰厚条件挑战滴滴。2018年4月4日,美团点评全资收购了摩拜,进入共享单车领域。

美团打车进入南京的第八个月后,滴滴开始孵化外卖业务。据透露,滴滴外卖已有百人团队,负责人是滴滴第一个产品经理罗文,预计于2018年4月上线。

滴滴试水外卖业务其实比美团试水打车业务的想法更早。2015年11月,滴滴投资外卖网站饿了么,且在饿了么董事会中占有一席。不过彼时滴滴的考虑并非竞争,而是同为网约车平台的Uber也做了外卖业务UberEATS,并有可观的收入。据《金融时报》2017年10月报道,UberEATS约占到Uber全球流水的近十分之一。照此计算,该业务2017年的毛销售额可能超过30亿美元。

凤凰平台图片:无论是阿里板还是腾讯板,都是年轻独角兽们的跳板

网约车和外卖业务确有协同效应。网约车本来就在路上跑,而外卖业务不过是在网约车跑的过程中进行路径优化,顺便送一个外卖。

除了协同效应,美团为什么一定要去挑战滴滴?无非是滴滴那里的蛋糕太诱人,美团自己的外卖不够吃的。

凤凰平台图片:无论是阿里板还是腾讯板,都是年轻独角兽们的跳板

先说说滴滴的蛋糕怎么诱人。

滴滴在网约车领域的市场份额超90%,市场上迟迟没有出现公认的有竞争实力的第二名,因此滴滴可以抽取比此前更高的利润,抽成20%~25%。

当一个市场出现较高利润空间时,即使发生了“自然垄断”,潜在竞争者仍然会大胆挑战业已存在的庞然大物。

更何况滴滴所谓的这种垄断根本不牢固,打车业务天然缺乏坚固的护城河。滴滴最大的弱点在于它的运力供给是不可控的。滴滴左手消费者右手运力,真正的护城河只能是运力。滴滴培养了大量的民间运力,但控制不住,滴滴下面有几千个租赁公司,资产和司机是租赁公司而非滴滴持有。

美团内部测算过,只要他们可以抢到20%的网约车市场份额,在财务上就是赚的。

凤凰平台图片:无论是阿里板还是腾讯板,都是年轻独角兽们的跳板

再说说美团的外卖怎么不够吃的。

滴滴的估值是576亿美元,美团的估值是300亿美元。滴滴每天的订单量是2500万单,美团每天的订单量是2200万单。订单量差不多,估值却少了一半,说明美团现在干的业务不值钱。

美团300亿美元的估值中,美团外卖贡献了三分之二,而体量差不多的饿了么,阿里给出的收购价仅为95亿美元。也就是说,美团300亿美元的估值可能都水分很大。

而创始人王兴给美团定下的估值目标是1000亿美元。

进入和美团现有的餐饮、酒店等业务完美互补,能够实现交叉营销的网约车市场,美团终于能够做一块比较值钱的业务。据测算,如果美团能如期抢下20%甚至更多的网约车市场,至少能帮美团多支撑100亿美元的估值。

凤凰平台图片:无论是阿里板还是腾讯板,都是年轻独角兽们的跳板

2016年夏天,滴滴和Uber中国合并之后,程维在滴滴内部从上到下强调要“专注”,抵制做出行之外的事情。

但,决定你行为的,往往不是你自己,而是你的对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