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样的基因和环境让人变成了心理变态者?研究者提出了新答案

  • A+
所属分类:人工智能

极少有人愿意不厌其烦地跟心理变态者打交道,为了这么做而反复打电话给监狱的人更是罕见。但经过一年多的会面和协商后,来自耶鲁大学的阿丽尔·巴斯金-萨默斯(Arielle Baskin-Sommers)终于说服美国康涅狄格州一所安全级别最高的监狱,让她可以接触里面的囚犯,研究那些有心理变态倾向的人。

凤凰平台图片:是什么样的基因和环境让人变成了心理变态者?研究者提出了新答案

顾名思义,心理变态者难以理解其他人的情绪,这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他们为什么如此自私、麻木,对他人的福祉无动于衷,为什么暴力犯罪率是其他人的三倍。但奇怪的是,他们理解其他人的想法、期望或者信念似乎并无障碍,这种能力被称为换位思考、心智化或者心智理论。

“他们的行为似乎表明,他们不考虑其他人的感受,”萨默斯说,但他们在实验中的表现却不是这样。当他们听了一个故事,被要求明确说出故事人物的想法时,他们能做到这一点。

从表面上来看,这在情理之中:他们能理解受害者的想法,可他们不在乎,所以他们做出了犯罪行为。但萨默斯发现,他们的思维并非看起来这么简单。

大多数人会无意识地进行换位思考。从婴儿时期开始,其他人的想法会在不知不觉中渗入我们自己的思维。显然,同样的事情在心理变态者身上却不那么强烈。通过研究康涅狄格州的囚犯,萨默斯和同事林赛·德雷顿(Lindsey Drayton)及劳丽·桑托斯(Laurie Santos)发现,这些人能有意识地进行换位思考,但通常来说,他们不会像大多数其他人那样无意识地进行。

“这是我们第一次发现心理变态者不具备这种无意识能力的证据,”萨默斯说。

大约十年前,她开始研究心理变态者。她说:“在电视节目使用‘心理变态者’这个词语之前,我就对他们的复杂思维非常感兴趣。他们在待人接物方面很少会出现完全失去理智的情况,只是存在一些很有意思的细微差别。有时,他们似乎表现出良好的认知能力,有时又没有。有时,他们会进行换位思考,有时又不会。这真是一个令人感兴趣的谜题。”

美国监狱系统在收押囚犯时,不会评估他们是否是心理变态者。因此,萨默斯亲自对康涅狄格州那所监狱里的106名男性囚犯进行了标准测试。其中,22人被证实是心理变态者,28人不是,其余的人处于灰色地带。萨默斯跟所有囚犯的面谈都是在监狱中的临时心理学实验室里进行的。那是一个简单布置的房间,只有一张桌子和一台电脑,没有栅栏。

“有狱警,但在门外,因为我们所做的事是保密的,”她说,“我们进行了很多训练,总是坐在更靠近房门的地方。但我们从未遇到任何变故,囚犯也没有靠近过我们。对那些囚犯中的很多人来说,这是第一次有人请他们讲一讲他们的生i活。”她接着说道:

“心理变态者口齿伶俐,非常自恋,诡计多端。他们会变得极具攻击性,还喜欢跟别人说谋杀的那些可怕细节,我觉得这是为了吓唬我们。但并不是一直都这样。他们很在意给别人留下的印象。”

评估了106名志愿者后,萨默斯让他们看电脑上的一张图片。在这张图片中,有一个身穿囚服的人站在一个房间里,面朝右边或左边。那个人对面的墙壁上有两个红点,或者是面前的墙壁上有一个点,背后的墙壁上又有一个点。他们的任务就是判断他们或者那个人可以看见多少个点。

凤凰平台图片:是什么样的基因和环境让人变成了心理变态者?研究者提出了新答案

通常来说,人们能准确地说出图中那人可以看见多少个点,但如果那个人背后的墙壁上有点,他们作出判断的速度就会更慢。这是因为他们看见的东西(两个点)干扰了他们透过那人眼睛观察环境(一个点)的能力。这被称为“以自我为中心的干扰”。但在回答他们能看见多少个点时,如果这个数量与图中那人看见的数量不同,他们的反应也会更慢。这表明了人们进行换位思考的速度:志愿者不自觉地受到了图中那人的视角影响,即使这有损他们自己的表现。这被称为“以异我为中心的干扰”。

萨默斯发现,在以自我为中心的干扰方面,心理变态囚犯受到的此类干扰(也就是他们自己的视角侵入图中那人的视角)属于正常水平。但在以异我为中心的干扰方面,他们受到的此类干扰比其他囚犯要少得多,图中那人的视角没有干涉他们自己的视角,而大多数其他人都会受到影响。

当然,并非所有的心理变态者都是一样的,他们的行事作风存在很大差异。但萨默斯发现,他们在心理变态评估测试中得分越高,他们受到图中那人影响的程度就越低。他们受到的影响越小,他们档案记录上的袭击指控就越多。

心理变态者也许诡计多端,但他们不可能有意识地玩弄这项测试,故意编排测试结果。“这项测试进行得太快了,我们没有发现他们和正常人在准确性上有什么差异。”

在她看来,测试结果表明,心理变态者(至少是男性心理变态者)不会无意识地站在他人的角度进行思考。换位思考对大多数人来说是无意识的过程,对他们来说却是有意识的选择。如果可以帮助他们达到自己的目标,他们就会主动进行换位思考,而在其他情况下则会无视。这有助于解释他们的行为为什么如此无情、残忍甚至暴力。

但伦敦大学学院心理学家乌塔·弗里思(Uta Frith)指出,这项图片测试存在一些争议。该测试也被用于其他的研究。“它真正衡量的是什么?”她说。也许,图中那人与其说是一个人,不如说是一个箭头,一个引导注意力的视觉线索。这项测试衡量的可能是人们如何自发地转移注意力,而不是换位思考。

萨默斯认为,这项测试既是关于注意力,也是关于换位思考,“对于心理变态研究而言,这是好事”。因为她和其他人发现,心理变态者格外关注与其目标有关的事物,但基本上会忽视外围信息。“他们在多任务处理方面的表现最糟糕,”萨默斯说,“所有人都不擅长同时处理多个任务,但他们尤其不擅长。”因此,他们缺乏无意识的换位思考能力,可能只是这种注意力差异的一个表现。二者是相关的。

其他群体也在换位思考方面表现出不同之处。

例如,在一项研究中,弗里思让人们预测女孩可能会去哪里寻找一颗被悄悄拿走的弹珠。旁观者知道弹珠的位置,但他们是否能无视这一点,站在女孩的角度去思考?眼球追踪软件显示,正常成年人寻找的地方和女孩寻找的地方一样,而亚斯伯格症候群患者这么做的可能性更低。他们似乎没有自发地预测他人的行为。“如果我们以前用来解释自闭症沟通障碍的深层机制,被(萨默斯及其同事)用来解释心理变态者的冷酷无情,这有点不妥,哪怕是基于一项不同的测试,”弗里思说,“毕竟,环境条件大为不同。”

凤凰平台图片:是什么样的基因和环境让人变成了心理变态者?研究者提出了新答案

但萨默斯说,这两项研究之间存在细微却重要的差异。弗里思的研究没有着眼于他人的视角是否影响你自己的视角,而这正是心理变态者的不同之处。他们能站在别人的视角去思考,但别人的视角不是自发地影响他们自己的视角。“这不是换位思考能力缺陷的典型模式,”她说。

这些新发现没有“解释”心理变态的原因,没有哪一项研究可以做到。如同大多数的精神病问题一样,心理变态是遗传和环境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这些因素作用于我们最复杂(可能也是我们了解最少)的器官——大脑。心理变态者可能缺乏无意识换位思考能力,但“令人感兴趣的是:为什么?”伦敦大学学院的埃希·维丁(Essi Viding)说,“是什么基因和成长环境使一个人变成那样?我们需要(进行长期研究)来解答这些问题,研究这些过程对人有多大的影响力。”

萨默斯说,有几个办法可以利用已有的研究发现。“我们在考虑训练狱警如何跟心理变态的囚犯谈话,促使他们进行更加有意识地换位思考,”她说。监狱里发生冲突后,“狱警通常会说‘你做错事了’,或者问‘发生了什么事?’。我们的研究表明,心理变态者无法回答这个问题。除非你促使他们站在其他囚犯的角度去思考发生了什么,否则他们不会明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